《陨星记之星海梦》-第一章 忆前世煮任传奇录

/ 0评 / 0

〖本章提纲:煮任之言引出话题,陨星落下被BT前辈看到,石巨大而不能挖出,次日被人们见到所无视,欲毁之,BT前辈奋力挽留,石感动而裂,露出其中精要部,BT族众人解之,煮任读所解之部分,又观其石,携石至地球,一边发书,一遍解石之迷〗此书非煮任之作也。

  煮任语云:列位看官,想来大家能有一阅此书的闲情雅致,已然让我感觉是莫大的荣幸,所以在正文开始之前,我想不妨先与各位谈一谈此书的前世今生!众所周知,在当代的文学海洋中,小说这一自明清就流行的文体借助网络这一平台,愈发的壮大。而作家这一物种就类似于不搞计划生育似的遍地开花,以至于他们中的许多有了一个新的称号――写手。当然,更多的连写手都算不上。写作的人也不再局限于那些高级知识分子,幼儿园毕业的、小学毕业的、初中毕业的、高中毕业的、想毕业又毕不了业的、不想毕业又偏要毕业的、打工的、扫地的、搓澡的、乞讨的,不管你是高富帅,还是矮穷挫,只要你愿意,都可以参加“写小说”这一活动——当然,最好还要有设备。

  于是乎,在网络漫漫书海中,可谓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倘使未能发现精品,如若遇到一个尚有节操的人还好,假如遇上一千年老妖,那就真是菊花不保了!漫漫书海文字路,我寻你在灯火阑珊处。在概率学上,如果你是随性乱找,你看到此书的几率小于亿分之一,既随机事件中俗称的小概率事件。所以,我只想说:“缘分呐!”

  那么,现在你可能会问我开篇的“此书非煮任之作也”是何意思,这点我倒是可以解释一下。

  认识煮任的人知道,煮任的专业是视频,那么为何也要来小说界呢?

  一是煮任感觉对一些事物而言,表现力方面文字甚至可能还要超过画面。这一点可能是我之前无法理解的(对一个十几岁的身体大家要理解),直到我看了古典名著《红楼梦》一书才恍然大悟。我惊叹于中华汉语文化的博大精深,又沉醉在缕缕的墨香之中,于是我认为,文字同样是一种表现手法,虽然我还是倾向于视频,但文字也不可忽视,一些视频不好表现的,不妨用文字来说明,也挺好的,不是吗? 二来呢,还有一条重要原因。嘿嘿,你会认为以我的文学底蕴可能写出一部精妙的小说吗?其实吧,我手中有一本祖传的《陨星记》,那可是万分珍贵之物,经历过我家前辈层层批阅,现在放于我的手中。我认为以这本书弘扬“煮任世界观”倒也不是不可,所以我发布给大家一阅,也可解苦闷之感。

  这正是“此书非煮任之作也”的奥意!

  煮任与此书可谓颇有渊源,遥想当年未至此处之时,常有此书作伴,甚欢。其乃家中先辈高人所传,但又并非本家所著,然相传此书的由来,倒也是值得一番考究。

  据说前辈得此书时,并非所谓线装本,而是以一种数据的形式,其中所含内容甚为丰富,而记录的文字又甚为迷惑,以至虽吾家前辈竭其一生,尤不可全然了解,此文字并非以往我家中所知道的任何一种。

  吾亦尝终日而思矣!却说煮亦乃“愚顽怕读文章”之人,何故方能使其着迷?此中缘故,一是煮任当是时终日无所事事;二是煮任感此书虽晦涩难懂,但却有前辈的注释讲解,又不乏精彩之处,因此常以其为友。

  刚才说到,得此书时并非以墨书之,而其中经历,倒也值得一叙。以故先言此书出处,读者亦可了然不惑。

  此事源自煮任之乡,发生于某年伊始,想来定然也是极为久远。

  方该日,城中正值一年一度的“Boil”,自白天,正值天阴,而至夜时,光愈发昏暗。乌云交错遮星辰,光束照天不见月,而朦朦胧又有雨象,行人归宿,客家扯帘,天地重演寂静。

  忽然有一光漏层云而下,继而百光万光齐下,数万光束又似乎围绕着一圆球状物体,盖好似一陨石也,只光芒异也。

  此石破空而贯大地,划过天际,留下一道光痕。当是时,只闻一惊雷而起,电光苍穹,其石砸地面而轰,雷破空气而隆。一时撞击声,雷鸣声混杂,众生只感:轰隆隆。正所谓,石破而天惊,石落而天静,一惊世之石匿于雷声中,不为世俗之人察觉。然而煮任之乡岂无英杰乎?非也,故方有下文。

  城中有一梦周公者,与其相谈甚欢,忽感一阵嘈杂之声,一时扰了思绪,乱了言语,飘飘乎如入异世。进而翻身覆被,埋头于枕中,口中呓语,复寻周公。

  又有一君方望天而解忧,见一陨星突现,光彩犹如神迹,遂动容,叹道:此星好生奇怪。于是逐星而去。

  眺而见远方有些许虹光,故走进视之。这才是细见到陨星真容,后辈有诗词二首描绘其状,道: ◎曾是天迹繁辰,今归地边凡世。犹像神界仙石,却似人间遗掷。彩光欲冲云霄闭,乐音欲演心虑急。无奈入红尘,残余星辉欲掩匿。

   ◎珍奇本胜琼露,宝玩亦赢商都。仿佛莹光碎篦,恰如明镜染污。愚人只识鸡狗彘,圣明言语皆作迟。感有泪光闪,嗟叹人生空悲泣。

  此石高经十米,宽则十丈,盖有余光闪耀,烨然若神物。遂叹道:噫!此石定然不是凡物,观今夜天象,倒也是有神兆,今得此石,星之幸,族之幸,众生之幸啊!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其人竟作痴狂状,用手掘石以搬之。呜呼!想如此之巨石,安能以一人之力移之?又过一时三刻,终瘫倒于石旁,口中喃喃自语,不省人事。

  方次日晨,日出西方,天大晴,阳光普及众生,万物又迎来了新一个黎明,晚归的工者尚正酣,早宿的儿民已出门。

  城已从夜里走出,街道又恢复了市景。忽有一人喊道:“你们!那是什么?快看!”于是众多看客蜂拥而至石下,众说纷纭。

  又见一人躺于石边,看客皆相视而望,疑此人乃谁。某人为一中年妇女叫嚷:“你们快别在这傻站着了,都来救人啊!”继而叫救护车于石前,医师护士之人抬其痴狂之人至医院,治其病,诊其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