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不下去了(又名:所感所悟)

/ 0评 / 0

  今日的心情很糟糕,准确说是近日的心情很糟糕,再准确的是近日的心情糟糕透了。原因也不说了,懂的人自然会懂,虽然我仍认为没人能懂,或许有人是希望能满足一下好奇心的,可惜,我做不到。

  本来照我上次说说中说,这些想说的话是不会发到这个号上的,但……我大概还是想能为未来可能的观众们留下一个完美的形象吧——一个虽落魄却永不言弃的形象。可惜,这个形象是“煮任”的,我不是,我只是欧阳天——一个自封的演员。

  煮任与我之间的微妙关系,煮任这个角色也很无奈,但他也有能陪解忧之人,有心机有抱负。我突然又迷茫了,我是谁呢?煮任是以我自身为原型塑造的,一定程度上我希望他是个完美的角色,在困难时能有人拉他一把,在不爽时能有人听他的倾吐,在迷茫时,能有人指点迷津引出方向,但……是的,我还没有能力去表现这些,是的,我也希望我能享受这些殊荣,但……我不敢想,这是奢望。

  记得别人说我变得很沧桑,不是吗?我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已经越来越悬殊,为什么呢?现实。可是,谁不渴望无忧无虑呢!我也想自由自在,不去想未来发展,但是,我能吗?

  我现在的性格大概很微妙,这也是这十余年的产物,来这世间十五年有余,我经历的太多太多,上至榜上首位下至倒数有名,上至清华之苗下至高考无望,上至师之骄傲下至父之忧伤,上至人皆乐道下至无一知音,上至红袖作伴下至挊然心碎,上至富裕常足下至穷困艰苦,上至无虑黄白下至节丝省毫……

  最让人蜕变的,就是现实的差异,这些恐怕还与脑后的银丝有关,是的,虽然这不是我的错。小时候,因为这个与人不同,我排斥出门,放弃与伙伴玩耍的机会,然后被父母扣上一个内向的帽子,逢人即说,此子哪都好,就是太老实。内向就内向,老实就老实吧,我没有和父母抱怨过这个事,一次也没有,也自然没有说不爱出门的原因,一次也没有,直到如今。

  记得曾经我出门时总是走在熟悉的人之前,避免视人,虽然不会有什么实际意义,但对一个十一二的少年,大概也只能做到如此了。秋衣处长等人曾笑,与我并排走时我总爱耍S型路线跑到别人前面,这大抵也就是那时养成的习惯。以至于我不喜欢背后有人,直到今天也如此,这恐怕也是我钟爱最后一排的理由,坐第一排时浑身无法动弹,非常不自在,虽然……我不说,谁能想到?继而自然的就会自卑,恐怕当时,包括现在,对一些事情怯手怯脚,能三年都鼓不起勇气说一句话,这个原因,直接占一大半,间接占去另一半。

  不过现在倒也不太在意了,为什么呢?不知道,只是知道我不能去介意,于是只能不去想这件事情。现在你大概能理解我为何从小到大对发型一直就没什么要求了。发型?有这个资本吗?

  等等等等,虽然可能没谁能知道。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不说一句一句,如果你能一段一段看到这里,我觉得也是很不错的了,谢谢,我现在也只能这么说了。

  不知道能有几人啊!随着对社会认知的加深,对新世纪的看待,对一些不纯洁的感慨,渐渐的,我似乎已经越来越排斥他人,包括……用一句网络语就是,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刚刚拿我妈妈的手机发这篇日志时,心中想的是非常多的,正如刚开始打的日志的标题,但写了这么多,也过了一个多小时,渐渐的倒也释然了,这也就是这篇日志的意义吧,不过……还是把之前想到的发完吧。

  能用文字抒发心中的情感,我无疑是幸运的,正如今天语文学案所检讨的《说明书》中写到的“……因为爱语文,我可以把检讨书写成内心的倾吐;因为爱语文,我可以写数千文字而不觉懈怠……”,为什么要提到今天的事呢,你也懂得。

  我从来不会因为学习上的事而过感心伤,至少现在是这样的,今天的直接原因,还是近段时间老提到的——钱呐。

  我其实一直想要通过自己的双手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毕竟,都也不小了。但……贫富的差距是我一双手能填补的?

  现在经常听见有同学抱怨社会,但说实话,其中有几个切身体会的?唉……如何能不老?

  一千多块钱,拿出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处处今天笑说,你这省吃简用一个月省出来的钱恐怕还没有一些同学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多。唉,当时我是笑的,但其实当时我心中真的很想哭。

  有人拿父母的钱去泡女孩把妹子,而我能这么干吗?一千多,玫瑰买不了999,买99还富裕很多吧。然而……

  咿嘘唏,命运呐,命运。

  大概也是如此了,呵呵,有好多话打着打着就忘了,想不起来现在憋着也难受,唉,睡吧,忘了一切,以后有幸忆起再来补充。

                                           ——欧阳天201306142200~ 2013061500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