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鲜克有终,ACM入坑一周年纪念

/ 0评 / 0

(写完之后补充一句,如果这篇日志伤害到了一些身边的人,先说声抱歉)

自从去年学习了这句话,每次想时都觉很有道理。差不多去年的今天,学长终于通知本周ACM协会招新,最终也没什么悬念的,成为了我大学唯一加入的组织。

说起来这个没有悬念,我写下的时候还是纠结了一下这样说会不会被打,但想了想确实是没有悬念。这点自信还是要有,要不也对不起我这些年和我爸的“斗争”。想起来前几天为了准备今天写点什么,特意翻了翻六号群里的东西。很可惜,聊天记录是肯定找不到了,不过群文件里还有去年11月份初做的AC小助手。想来,那时候也还是一直想要做应用的。

ACM是什么?能吃吗?

凌晨时候逛知乎,大概是一个有关家境的问题,问家境不好的人在哪方面会输给家境好的人。诚然,我应该不算家境不好的人,嗯。但如果有个问题叫做“什么时候你意识到家境不好”的话,我想,我心中还是有些答案的。

当知道世界上还有OI这种东西的时候吧,或者说,当知道OI距离我如此近又如此之远。近到别人初中时打代码时我也在打代码,远到别人在打比赛时我在被我爸打。现在想想,因为计算机的事情确实有段时期“众叛亲离”(想了想还是加了引号,也没那么夸张),只能无奈地说句,小城市毕竟还是小城市,虽然我依旧以她为荣。

我爷爷常说,只有受教育的家庭才是有未来的家庭。很多事情,我不说,但越长大越沉思。至少,我爸走进了城市,自然而然地也要求一辈比一辈好。然而,计算机的到来,打破了信息流通的屏障,让我提前知道了,世界还有许多的东西。

计算机再晚来十年会怎样呢,不知道,也不想做出假设了。

羡慕那些由由信息学入门接触计算机的人,然而我的确和大多数人一样由游戏入门。中国的电子游戏,经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也算坎坷崎岖,不过确实也造就了电脑等于游戏机的观念。

这就很尴尬了,嗯。

想想小学时候的微机课(很幸运的四年级是有微机课的,虽然还是爱上不上的课),摆弄金山打字和金山画王。直接导致了后来,家里装上电脑,也是对这俩软件爱不释手级别。

(说到画画,一直耿耿于怀还是五年级暑假扔下的画笔再也没能拿起来。理由是因为一百分的英语最多只能考八十多,拉去学新概念。暑假开学拒绝继续去学,被我爸打得现在对英语依旧有心理阴影。)

后来初中,很幸运拷到了一份课本附带光盘的资料。(为什么要拷,因为书就一份直接留在机房的…里面是word的教程)至少,每一次微机课上机课(开玩笑,怎么可能每个星期都让上机),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毕竟这是一种你不教的我也知道的喜悦)。

九年级,还是我每一次写东西都要说的事情(这篇日志只讲事业的好吧)。上学期,做flash,建九二联盟,搞事情。下学期又沉迷贴吧,无法自拔。然后那天看思品老师不爽,晚上偷偷把她上传到多媒体系统里的课件改了,第二天上课一阵骚动的时候成就感还是很高的。(这事似乎也就那几个人知道,都没敢往外说…)

至于后来高中时候因为计算机的问题和家里边的人闹矛盾,我准备下一篇日志再写。

这一年多的大学还是让我认识到一些事情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心态确实爆炸了。虽然依旧能写代码写一晚上,但已经不止是只有写代码才能熬一晚上。

ACM带来了什么,前几天说到,让我找到了小时候心目中的大学感觉。这种感觉是在你看到神奇的课程安排、厉害的讲课态度和开一次机死机三次的机房电脑之后自然而然梦寐以求的感觉。至少,保护我了不用去纠结那些神奇的事情。

——2016.11.12于北京

下为2016.11.15补

写了一半感觉没写完,后面两天也没找到感觉就没有继续写,所以也没有发出来。

不过既然写了,那就不妨继续补充一些吧。

去年的今天,星期日,ACM协会第一次招新结束了。回忆起这一年,确实比起很多强校,浪费了太多太多时间。或许,有朝一日我们学校不在需要以C语言知识来招新,那么协会才真正发展起来了吧。

这次去北京,虽然号称是内心毫无波动,但对于一个第一次进入首都的小青年,还是依旧地难免激动。虽然已经尽量找北大的不好了,但…你懂得…确实没找到。

比赛能获奖也很开心,虽然之前一直说有机会获奖,不过也一直说百分之十的概率…所以当最终一题一题AC,排名稳定在铜牌区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到爆的。

不过发现,确实没啥说的了,补充这几段也是为了在比赛结束之后补充一下比赛结果。想来,一个铜奖,弱校开心到爆,但对于强校巨巨来说,这根本还是没什么值得说的安慰奖。特别是当自己内心明白这种水平根本在强校连ACM队都进不去,不过…加油吧。

比赛出发前,用港港的话录了个flag,爆零回来剃光头,看来头发是保住了,拿不了奖就不谈恋爱,现在奖也拿了。

所以,总得来看,虽然鲜克有终,但还是希望,如果最后有句号,那么就让句号更圆满些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